Month: June 2020

新社會型態?你我心聲?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夯到美國

陳香君、黃識軒/台北報導 去年,日本女作家朱野歸子的小說《我要準時下班》拍成日劇,深獲不少上班族好評;據悉,主要是道出大家的心聲:「我要準時下班。」無奈的是,亞洲勞工仍屬名列前茅的全球高工時地區,不僅日本人累,其實台灣人也很累! 據悉,有人認為「準時下班這一名詞在日本社會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其實在亞洲國家都是如此,如果想要準時上班和下班,肯定被當成異類看待,而且沒有加班的話,或許上司也會認為是否你的工作量不夠,或者認為你工作不用心」。 該劇去年四月開播,由日本藝能界的吉高由里子、向井里主演、改編自作家朱野歸子的同名小說,呈現日本職場根深蒂固、臺灣也不惶多讓的「奴工」與「社畜」文化,引起許多人熱烈討論與共鳴。 此外,原著小說明快節奏及色彩鮮活的人物設定,讓讀者代入感十足,再加上女主角大膽叩問現代社會中「工作」與「生活」失衡問題,也值得發人深省,觸動臺日兩地不少辛勞上班族的心。 日媒還曾報導該劇在播出期間,美國《紐約時報》也有相關報導;據悉,該篇新聞以《我要準時下班》作為題材,報導日本不合理的勞動環境所衍生出的種種問題。 日本是擁有世界上最長工時的國家,因此勞動者一直活在高壓的環境底下,對日本人而言,準時下班根本只會出現在虛構的電視劇裡。 為公司自我犧牲與無償加班被扭曲為一種美德,深植在整個社會和文化當中。「過勞死」一詞也是緣自於日本,因為工作過度而猝死,以及黑心企業的壓榨,這些都是大家需要一同去正視的問題。更急需相關單位商議出最適切的職場生存之道,與勞資雙方共創贏面的新格局規劃,我們的未來才有機會能更好。(圖片:取材自網路、翻攝劇集畫面) ● 點我免費線上看前三集日劇《我要準時下班》

【壹揪看→影評】塗翔文《被遺忘的人生》84分│舊時代女性生命史 影后客串添高潮

文|塗翔文(電影工作者、影評人)圖片:海鵬影業/提供 這部電影其實是藉由一對姊妹的半生經歷,反映出上個世紀的女性生命史。兩姊妹各有各自的夢想,在感情與人生的路上亦各自顛沛流離,卻一直錯過彼此,並藉此遺撼做為懸念,堆疊電影敘事上的張力。 電影的開場很特別,只透過一場戲,就抒寫出兩姊妹緊緊相繫的情感。尤莉絲和姊姊姬達在森林中漫步,一不小心兩人走散了,慌亂急忙中呼喊著對方的名字,就怕失去了彼此。 森林裡的神秘氛圍,更襯托出兩姊妹之間的互相依賴,畫面上一前一後的姊妹,輪廓甚至神似到有點分辨不出來。 在這迷人的序場之後,電影回到里約熱內盧,她們所處的是個傳統的家庭,父母一心想把她們許配給理想的對象,偏偏姊姊嚮往著自由戀愛。 在第二場戲之後,姊姊要妹妹幫忙掩護,為了溜出家門去約會,怎知這一別就是數十年。 巴西導演凱里阿努茲簡簡單單只用了幾場戲,就讓這對親姊妹戲劇性地分隔開來,接下來大部份的情節,則分別以交叉剪接的方式,娓娓道來兩人的半生。 兩個姊妹的生命歷程大不同,卻都有同樣像肥皂劇般的煽情情節,電影平行敘述著四零年代那個上世紀背景下的女性處境。 姊姊為愛追求自由,妹妹聽從父母的婚配,兩人的極端選擇,卻似是殊途同歸,感情之路上同樣艱苦。 選擇被婚配的,卡在婚姻的束縛裡不得動彈;而那個似是選擇自由的,卻也被現實的經濟生活給綑綁。那是個對女性來說註定宿命的年代,兩人都有夢想,卻也被逼得離夢想越來越遠。 電影幾乎緊貼著姊妹的人生敘事,所以有很多動人的時刻都落在兩人之間的偶然與巧合,她們的喜怒哀樂此起彼落,卻也一直錯過彼此。 電影交相呈現兩個女人的辛酸半生,時而疊合、時而相離,一直牽動觀眾的心,雖然後半段有點冗長,但觀眾們都始終在期待最終她們究竟是否能夠見上一面。 《被遺忘的人生》藉兩姊妹的故事,書寫了舊時代女性的生命史,導演懂得調度通俗劇情節的技巧,讓全片平易近人,緊緊揪著觀眾的心。 尤其結尾請出曾以《中央車站》入圍奧斯卡的巴西國寶級影后費娜達蒙蒂妮蘿客串演出,她的一舉一動充滿魅力,更增添了結尾高潮戲的份量。(責編:洪健庭、辜辰嵐、黃識軒)

【壹揪看→影評】何瑞珠《破處》70分│不期待就不會失望 笑不出來的性喜劇國片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双喜電影/提供 青少年急著破處的電影不勝枚舉,彷彿全世界最性飢渴又最性衝動同時還最性無知的莫過於將滿18歲的少男,這種老梗到底還能玩出什麼新把戲呢? 答案是,以國片的水平來說,這部片的確有想突破性愛尺度的企圖心,但也僅止於企圖心,由於本島觀眾平常都被《美國派》等級的美國電影洗腦多年,因此想欣賞國片時,必得自降標準,不然這部片的性愛尺度看起來就是小兒科。 假如國片和西片都是同樣票價,那看這種破處題材就不用問了,二話不說一定選西片,起碼外國人的性愛尺度毫不扭捏也更大膽。 所以《破處》以國片的標準而言,看似瘋狂大膽逼近全裸,但以我們所處的世界,他們當然沒辦法跟17年前的《巴黎初體驗》(The Dreamers)相比,更和50年前貝托魯奇的《巴黎最後探戈》有千里之遙,各位抱著不期待的心理,就不會失望。 以台灣演員的尺度,男主角已經犧牲很大,請為他掌聲鼓勵。 這部片最大的優點不是性尺度,而是運鏡,挑戰手機小螢幕外加亂七八糟字幕的直播模式和晃動不已的手提攝影,企圖呈現年輕人混亂嘈雜的世界,我必須承認,運鏡的確活潑生猛,總算讓人找到一個優點。 破處類型片當然就是圍著青少年如何破處打轉,開場以男主角的女友欲拒還迎,脫光還繼續拒絕,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這段是要顯示男主角非常尊重女性,但女友就是想整他嗎?接著破處之旅不知怎地就變成棄屍之旅,此時電影開始大崩壞。 一般人碰到吃安眠藥或吸毒過量而瀕死的人,應該是緊急送醫,因為可能還有救;這兩人卻是把屍體當充氣娃娃般地嬉鬧,當然他們只想到該如何替自己脫罪。 但因為兩人都太幼稚,他們的脫罪妙計大概會出現上百個漏洞讓他們無法脫罪,此時觀眾得降低自己的智商才能迎合台灣電影的水平,不要找碴和挑毛病的話,你就還看得下去。 他們完全不當一回事地開始在屍體旁邊演戲直播,希望能騙到某個網友開輛小卡車來幫他們棄屍。 如果這兩個青少年只是精蟲衝腦尚能讓人忍耐,但他們除了是自戀狂和暴露狂外,還對待一條人命無動於衷,真的讓人厭惡與心寒。 更誇張的是,某素昧平生網友接著開車到場,在得知此行任務是運屍後,雖遲疑了一下最後仍同意,這到底是無知?還是冷血? 遺棄屍體,協助搬運屍體和知情不報都是有罪的,這電影的解釋似乎是,腦粉願為偶像做任何事,但實情是,今天不管是誰要你搬運屍體,常人都會立刻浮現警訊。 如果基於親情牽絆、愛情糾葛或長存友誼或許會迫於某種情誼而幫忙,但腦粉和偶像乃初次相見卻立刻肝膽相照,生死與共,我看桃園三結義都沒他們三人講義氣吧,劉備、張飛和關公應該自歎不如吧? 接著《破處》變成公路電影,他們想當然耳會遇到毫無警覺性的警察,現實中的台灣警察都沒電影中那麼蠢,台片把警察演得很蠢主要是台灣電影的問題,而非警察的問題。 再來他們遇到了三更半夜要去淨灘的環保志工,半夜的海邊根本烏漆墨黑,竟然有群神人要去撿垃圾,這段不合邏輯到再怎麼熱愛國片的人也很難自圓其說。 而且這些淨灘志工還帶來大量的噪音污染和光害,不太清楚這些人是在演破壞環境的環保志士?還是史上最不合情理的臨演?…

【壹揪看→影評】半瓶醋《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87分│野心勃勃 節奏快又療癒

文|半瓶醋(專職影音編導、剪接師兼配音員;《派特》嚴選網紅新聲、影評人、 貓咪飼育的初學者)圖片:Netflix/提供、取材自網路 由佐藤順一、柴山智隆執導、岡田麿里編劇,志田未來、花江夏樹配音的《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是一部野心勃勃的動畫電影。 還在就讀初中的女孩笹木美代(志田未來)的父母已經離婚,父親再娶,對於大人們擅自改變自己的生活感到嫌惡的美代,卻在一場祭典中遇到了神奇的事。 一隻會講人話的大貓給了她一個貓面具,戴上面具的美代可以變身成為一隻貓,享受貓生的美代遇到了同班同學日之出賢人(花江夏樹),從此對賢人一見鐘情,回復為人形的美代對賢人展開了熱烈追求。 然而美代粗枝大葉的個性讓纖細敏感的賢人敬而遠之,苦惱的美代在放學之後屢屢變身成貓與賢人作伴,然而變成貓的代價悄悄而來,美代可能再也無法變回人類。 打從宮崎駿藉著《龍貓》、《神隱少女》等作品獲得商業迴響之後,以日本本地的鄉土奇幻傳說,結合當代兒童或青少年成長與家庭社會議題的動畫作品,一直是個頗受歡迎的大眾動畫電影類型。 如細田守的《狼的兒子雨與雪》、《怪物的孩子》,乃至於新海誠的《你的名字》、《天氣之子》等作都擁有相近的邏輯與價值觀;主角往往是年輕男女,剛剛開始接觸成人的社會,卻在自己的家庭當中因為自身獨特的問題產生社會障礙而面臨成為邊緣人的危機。 在遇到奇幻的事件之後,有的時候是科幻事件;有的時候,則可能是源自於日本神話價值觀的的奇幻事件.獲得了心靈與精神的成長。修補家庭與親友的問題,並且順便有的作品是主要事件獲得愛情。 《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絕對是屬於這種類型的追隨者,而且表現得相當不錯。 女主角美代與男主角賢人所遇到的問題,都是青少年面對家庭變故,感到憤怒卻無能為力,無論個性開朗或是內向,日本那「不給別人造成麻煩」的特殊文化,使得兩個人都是習慣性的對大人壓抑自己的想法。 美代強顏歡笑,對自己的繼母客套卻保持距離,賢人不想升學,想繼承祖父的陶藝工坊卻對自己沒有信心,說不出心理的話。 於是美代藉著「變成貓可以做到一當人的時候無法做到的事」,填補了自己與賢人的空虛;然而「變成貓」也是一種偽裝自己的方式,兩人展開奇幻的冒險解開自己的心中的結,並且終於坦承彼此的情感。 總體而言《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是一部非常療癒的動畫電影,細緻的背景作畫、討喜的人物設定以及動態描繪精緻的各類貓咪角色,絕對有讓貓奴觀眾一看就中毒的潛力,角色的聲演也配的情感真摯,音樂表現也可圈可點。 這部動畫劇場版在日本是因為疫情而取消了放映檔期,故而才改在Netflix做串流播映,也許是因為本劇預定在劇院放映,使得這部動畫作品擁有與Netflix自製動畫截然不同的節奏與格局;不但節奏明快,而且情感的傳達也更為真摯。(陳盈盈、黃識軒)

【壹揪看→影評】膝關節《破處》80分│大膽裸露奔放青春 巨屌破處有那麼重要?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作者、影評人)圖:双喜電影/提供 導演林立書顯然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在《破處》這個青少年轉大人的題材,徹底釋放尺度極限,讓演員楊懿軒在大銀幕上展現巨屌風采,絕對是近年國片處理青春性事角度中,最剽悍、勇猛,完全不扭捏生澀,光是片中兩性交戰級數就夠讓人佩服。 《破處》故事非常簡單,就是楊懿軒飾演的傻蠢熱血大鵰直男與吳肇軒扮演的中二貴公子,兩人的一場青春之旅。 吳肇軒來自破碎的家庭,母親拋棄他,父親再娶,與小媽關係欠佳,唯一的生活知音就是「性」致勃勃的楊懿軒。兩人傻腦惡搞,還開直播現屌游泳,灑脫的男性賀爾蒙,就是如此樸實無華。 直到男主角與女友求愛不成,想要擺脫處男身份,卻老是遭到女友拒絕。 非常佩服這段開場沒多久之後的男女朋友親熱戲,攝影鏡位與燈光色澤搭配地相當出色,拍出曖昧肉體語言時的擦槍走火,更讓觀眾吞足口水。巧妙地把男性慾望拍出赤裸渴求,更因為尺度大開而讓小女生的曼妙身形,在大銀幕上展露誘人春光。 男主角好友為了幫兄弟轉大人,直呼18歲如果沒有轉大人,那小弟弟就會一輩子抬不起頭。這麼瞎的都市傳說,腦殘的男主角居然相信了,於是,兩人要去摩鐵開房間,找援交妹來衝鋒陷陣。 前半段拍攝男主角想在破處之夜轉大人過程之前,全片氣氛歡樂瘋狂,中段急轉直下的時候,全片節奏瞬間變調。如同這場青春記事走味,難兄難弟跑路的過程,才是真正讓兩人明白人生的開始。 這時才讓觀眾理解富家子弟吳肇軒為何如此中二,甚至脫線到讓人懷疑是否沒有大腦,原來他與生母之間的關係崩毀後,他選擇逃避生命中任何有意義的事情,他只需要這位好兄弟在身邊,陪他胡搞瞎搞,兩人甚至有幾分BL情節,挺有弦外之音。 中後段戲份搶眼的大文,告訴觀眾她為何寂寞,受限於身材不如人,求愛之旅也是無法如想像,她透過直播迷上了富家公子的瞎鬧直播,成了粉絲,甘願為他獻祭,也希望母胎單身能讓他完成洗禮。 寂寞而無解的人們,透過性進階,以為轉大人可能帶來些什麼?卻發現來一發看似神聖,但其實也沒有改變什麼,轉大人或是性經驗,不過就是一個被想像放大的過客。 《破處》把看似荒謬的破處之旅,搭上解剖時代百無聊賴的少年們,與被社會邊緣化的人們組合在一起,豐富的攝影語言與內斂精準的配樂,成就一幕幕怪奇而瑰麗的性啟蒙詩篇,尺度與恥度都無上限,如此生猛,值得鼓勵。(蕭文龍、黃識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