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20

【快訊88壞編】陳昇口腔腫瘤開刀休養中 取消跨年演唱會

壞編/台北報導 在歌壇32年的陳昇,因日前例行健康檢查,診斷出口腔有腫瘤;62歲的他也將配合醫囑治療,取消年底開唱活動,開放退票事宜。 陳昇17日在社群網站上發文,表示將取消原訂於今年底、明年初,舉辦生涯第27屆跨年演唱會,但因健檢出身體健康狀況不佳,也需要時間休養,為了日後還有機會能再唱歌,只好中斷近年連續舉跨年演出的活動,並同時公開退票辦法。 陳昇 連續26年舉辦跨年演唱會,每天都維持運動習慣,一週會騎一趟5至6個小時的腳踏車,他也向粉絲致歉:「幸虧老天眷顧,為了走更長遠的路,讓未來能繼續創作、繼續用演出跟大家見面、繼續一起跨年,所以今年真的要跟大家說抱歉,全勤模範生得請假一次遵照醫囑休息,減少說話跟唱歌的次數。」(責編:歐葛 編審:蕭文龍、歐葛 後製:美編視覺設計組、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 MORE NEWS:http://www.pets88.com 臺灣亞洲時報:https://twasiatimes.com

【壹揪看88影評】膝關節│劇場版《鬼滅之刃》自我和解 無限列車盡孝駛達父母期待

▲  聽講影評 ▲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人,影評人) 圖:木棉花/提供 鬼滅之刃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成為年度現象等級的電影,彷彿沒有看過這作品,就身處於另一個陌生時空。 其實動畫作品在台灣向來容易被貼上標籤,票房更有天花板限制,走出同溫層之後,很難感染到其他「非我族類」。 但《鬼滅之刃》突破了這個障礙,而且推坑速度之快與共鳴度高,這就不是一個容易的成就了。 這回動畫劇場版的風格也與許多人氣動漫作品不同,多數人氣動漫的電影版都是獨立番外篇的概念。 如:《名偵探柯南》、《蠟筆小新》、《哆啦A夢》、《七龍珠》、《火影忍者》、《海賊王》等。 《鬼滅之刃》則採取非常特殊的方式,也就是繼人氣動畫作品26集後,緊接著推出延續劇情的《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情節完全就是取自漫畫,幾乎沒改,甚至用心加料,讓鐵粉更驚艷。  這個作法在市場上來說是一門險棋,因為代表收看門檻必須看過前面26集,或是至少看過漫畫原作。 在當代閱聽人高昂時間成本壓力底下,《鬼滅》卻可以推動大家「一究竟」,這不得不佩服協力製作的動畫公司ufotable。 他們讓2D的紙本漫畫,變成了華麗的每秒24格神作。舉凡作戰畫面、背景襯樂、細膩分鏡、主題歌曲,都能讓這個動畫以及劇場版,成為真正的3D活力吸睛之作。  就算沒有看過原本動畫作品的觀眾,也能直接切入看電影其實沒有問題,差別在於主角群的互動心聲會降低一點,但無礙於最後的大哥「鬼殺隊炎柱・煉獄杏壽郎」那段爆淚情節。  畢竟原本煉獄杏壽郎在動畫作品中,也就只有出現那麼一段,並沒有太多刻劃背景,所以對於普羅大眾來說,接受程度很大。 而且故事情節很單純,找鬼對打,希望能早日把變成鬼的妹妹變成人類。 那麼,到底為何這套作品會如此轟動?必須要佩服作者吾峠呼世晴在這群青少年獵鬼隊成員們的背景刻劃,以及那些「非典型」的人物設定,還能發揮集英社的王道賣座主軸:友情、熱血、勝利。 竈門炭治郎的暖男與愛哭形象是深植人心,身為第一男主角不光只是要保護妹妹,獵殺鬼的過程當中,也能反思鬼的立場,並且同情理解對方,這樣的角色立場,使他成為萬人迷。…

【壹揪看88膝關節│影評】真愛的極限,為愛犧牲!你甘願嗎? 離開戲院後《親愛的房客》驗收兩堂生命課程學分

▲  聽講影評 ▲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人,影評人)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親愛的房客 要談《親愛的房客》之前,很難不聯想到是枝裕和導演的《橫山家之味》。 《橫山家之味》就是因為英勇的兒子救溺水者卻導致自己過世,媽媽每年都會要那位被兒子拯救的人來上香。 樹木希林飾演這位年長的媽媽,言談中不慍不火地讓對方感受壓力,沒說出來的話,就是要對方每年這一天都要感恩並且懺悔,要對方有罪惡感,這樣才能讓喪失愛子的痛苦得到抒發。 《親愛的房客》某種程度上有一點點這樣的元素轉折,陳淑芳飾演的母親,怨恨兒子姚淳耀跟了「好友」莫子儀去爬山後,兒子居然發生山難。 為了彌補心中虧欠,莫子儀成了頂樓加蓋的房客。陳淑芳看莫子儀忙進忙出,照顧大家,卻還是怨懟表示,別以為做這麼多,就能夠原諒你。即便最後兩人還是和解,才能釋放彼此的壓力。 莫子儀要照顧姚淳耀的小孩,也要照顧病痛纏身的陳淑芳。原本也跟自己小叔相處愉快,無奈就在小孩領養權與房屋地契居然轉到莫子儀名下後,就上了一場異性戀的偏見霸凌同志戰爭。 莫子儀與姚淳耀這對同志愛侶,愛得辛苦,姚淳耀還有與前妻生的小孩。 這對同志組合,算是另類的多元成家。故事的衝突討論兩件事,一是社會對同志的歧視,二是長者晚年病痛的安寧之路。 其實莫子儀大可一走了之,愛人走了,又不是自己的責任,卻要扛下比天還高的壓力。 他的愛,用救贖兩個字來形容都不足以描述他的壓力。 面對檢調懷疑他的動機,他只淡淡地表示,要是換成是你老公死了,你會拋棄小孩跟家人嗎?一語道破同志族群的家庭群像仍然不被異性戀所理解。異性戀把同志當怪人,看到手機被刪除的交友軟體,則稱為對方就是拿來約炮發洩性慾。 不管是小叔的角色或是偵辦調查的警方,都象徵了這類保守沙文人士的想法,那些對於同志的偏見渾然不自覺地展露傲慢。 從開場的法庭審判,到檢調偵辦,其實沒有留給太多空間讓被誤解的莫子儀有太多陳述空間,如同主流社會對於同志歧視也不想理解,只一昧地扣上道德枷鎖帽子。 故事的衝突點在於莫子儀照顧病痛纏身的淑芳阿姨,為了減輕疼痛,鋌而走險買高劑量的麻醉藥物,最後發生不幸,卻也讓長者能走得舒服,在睡夢中安詳離開。這在小叔眼裡完全不能理解,才引爆出懷疑莫子儀計謀殺害自己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