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娛樂新聞E-news

【壹揪看88膝關節│影評】真愛的極限,為愛犧牲!你甘願嗎? 離開戲院後《親愛的房客》驗收兩堂生命課程學分

▲  聽講影評 ▲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人,影評人)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親愛的房客 要談《親愛的房客》之前,很難不聯想到是枝裕和導演的《橫山家之味》。 《橫山家之味》就是因為英勇的兒子救溺水者卻導致自己過世,媽媽每年都會要那位被兒子拯救的人來上香。 樹木希林飾演這位年長的媽媽,言談中不慍不火地讓對方感受壓力,沒說出來的話,就是要對方每年這一天都要感恩並且懺悔,要對方有罪惡感,這樣才能讓喪失愛子的痛苦得到抒發。 《親愛的房客》某種程度上有一點點這樣的元素轉折,陳淑芳飾演的母親,怨恨兒子姚淳耀跟了「好友」莫子儀去爬山後,兒子居然發生山難。 為了彌補心中虧欠,莫子儀成了頂樓加蓋的房客。陳淑芳看莫子儀忙進忙出,照顧大家,卻還是怨懟表示,別以為做這麼多,就能夠原諒你。即便最後兩人還是和解,才能釋放彼此的壓力。 莫子儀要照顧姚淳耀的小孩,也要照顧病痛纏身的陳淑芳。原本也跟自己小叔相處愉快,無奈就在小孩領養權與房屋地契居然轉到莫子儀名下後,就上了一場異性戀的偏見霸凌同志戰爭。 莫子儀與姚淳耀這對同志愛侶,愛得辛苦,姚淳耀還有與前妻生的小孩。 這對同志組合,算是另類的多元成家。故事的衝突討論兩件事,一是社會對同志的歧視,二是長者晚年病痛的安寧之路。 其實莫子儀大可一走了之,愛人走了,又不是自己的責任,卻要扛下比天還高的壓力。 他的愛,用救贖兩個字來形容都不足以描述他的壓力。 面對檢調懷疑他的動機,他只淡淡地表示,要是換成是你老公死了,你會拋棄小孩跟家人嗎?一語道破同志族群的家庭群像仍然不被異性戀所理解。異性戀把同志當怪人,看到手機被刪除的交友軟體,則稱為對方就是拿來約炮發洩性慾。 不管是小叔的角色或是偵辦調查的警方,都象徵了這類保守沙文人士的想法,那些對於同志的偏見渾然不自覺地展露傲慢。 從開場的法庭審判,到檢調偵辦,其實沒有留給太多空間讓被誤解的莫子儀有太多陳述空間,如同主流社會對於同志歧視也不想理解,只一昧地扣上道德枷鎖帽子。 故事的衝突點在於莫子儀照顧病痛纏身的淑芳阿姨,為了減輕疼痛,鋌而走險買高劑量的麻醉藥物,最後發生不幸,卻也讓長者能走得舒服,在睡夢中安詳離開。這在小叔眼裡完全不能理解,才引爆出懷疑莫子儀計謀殺害自己母親。...

【壹揪看88影評】何瑞珠│最酷大媽活出自我 《藥頭大媽》批判體制化的種族歧視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原創娛樂/提供、取材自網路 ▲  聽講影評 ↑ 這壹週~影評: 藥頭大媽 法國影壇頭號長青樹伊莎貝雨蓓在電影中看來約五十出頭,但她實際上已經67歲,近70歲的女人還能成為販毒界的第一把交椅嗎? 《藥頭大媽》就是這樣一部出乎意料的警匪追逐又有幽默感的法國電影。 電影敘述身為緝毒組翻譯的伊莎貝雨蓓,因為想幫媽媽的阿拉伯裔看護一把,決定誤導緝毒組,好營救看護阿姨的運毒兒子,卻因此意外獲得一批大麻。 但是有大麻並不代表有販毒的管道,她進而利用自己流利的阿拉伯語,幫自己打造出一個摩洛哥穆斯林大媽的形象,再加上大家對穆斯林婦女有既定印象,這些刻板印象正好成為伊莎貝雨蓓逃脫的利器。 因此當她成為緝毒組頭號追查目標時,整個警局依然沒人懷疑她,是因為警察從不懷疑白人會是罪犯嗎? 電影中有三個背景完全不同的女性角色,三位阿姨也稱不上莫逆之交,她們卻意外合拍,甚至有種地下聯盟的氛圍。 首先是阿拉伯裔看護,她引發伊莎貝雨蓓的同情心,但她提到自己之所以不肯回老家是因為,她可不想當家族的免費看護,她情願留在法國工作賺錢。 傳統總是要女人當看護,不管妳是年輕人還是老人,只要是女的,就逃不了當家族免費看護的命運。 但這位年長的阿拉伯裔婦女卻勇敢地拒絕了家族支配,只想做自己,同時擺脫家族既定任務,女性主義並不是年輕白人的專利,年長的阿拉伯裔婦女也同樣適用。 另一個就更怪了,她是雨蓓的中國鄰居,此人似乎從事許多見不得光的勾當,包括收取高利潤的洗錢費用,以及她的保鑣有槍,也能處理屍體,她宣稱寒暄廢話沒有意義,講重點就行,這完全和普通大媽相反。 此中國大媽顯然處事俐落瀟灑,她還企圖說服雨蓓推銷中國電器產品,總之,中國大媽不管哪個門路的生意都在做,事業大到像個黑道老大。 當然真正顛覆傳統年長婦女形象的是主角「藥頭大媽」。伊莎貝雨蓓理論上是警政體系中的一名小螺絲釘,但她對於被抓的毒販似乎更有同理心。 雨蓓對緝毒組的工作頗不以為然,她聲稱,警察為了一個阿拉伯裔青年持有三公克大麻,就把他抓去關在猶如恐怖份子教育營的監獄中,根本就是在製造更多紛亂,她基本上反對嚴格緝毒。...

【壹揪看88影評】膝關節│沉默不代表《無聲》 臺灣年度勇敢之作

▲  聽講影評 。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人,影評人) 圖:CATCHPLAY電影/提供 無聲 曾經羨慕南韓可以拍極度具有社會爭議風格的《熔爐》,如今台灣則交出大膽無畏的《無聲》,從開拍就知道製作難度,挑演員到決定題材走向,最後完成作品。每一段都走得戰戰兢兢,無比壓力。 導演柯貞年與團隊打了一場超高難度的拼搏,為的就是能夠從這個沈重的社會議題,能夠帶出更多人思考聾啞者的世界,以及聽人(聽障者對於正常人的稱呼方式)又是如何壓迫他們。 於是,《無聲》從拍攝時期就需要小心翼翼,畢竟以真實社會事件維本,怕動輒得咎,很可能會傷害當年受害者,也影響參與本片的孩少演員們。 故事大綱敘述啟聰學校內,一群學生們互相玩耍的「遊戲」。這場遊戲改變了誰?又影響了什麼觀點?美其名為「遊戲」,其實聾啞者的互動,本質上充滿了肢體語言,雙方互相碰觸也成了溝通的一環。 所以看在外人眼裡,聾啞者之間的溝通,碰來碰去,像是遊戲,也是基本日常。但,如果這個觸碰跨了界呢?青少年之間的賀爾蒙高漲,觸碰到踩到紅線,引發不堪入目的傷害,被害者該如何面對加害者呢? 《熔爐》把聾啞者受到聽人的侵害拍出憤怒張力,因為聽人做了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最後卻被法庭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那句經典台詞:「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道盡了主流社會對他們的壓榨,早就把不合理當成合理。 本片則是帶領觀眾思考,為何當聾啞者遇到這類不公不義的事情,最後多半選擇私了,被害者與加害者最後還組成家庭的,也大有人在?這合理嗎?這些完全不合理的事情,卻在你我日常持續發生。 故事最強的角度就在於加害者與被害者之間的立場討論,男主角劉子銓飾演來到新的啟聰學校,遇到甜美可愛的陳姸霏,便心生好感。但其他同學們之間的打打鬧鬧,對女孩子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只是,被害者卻不願意懲罰加害者,這對觀眾、外人,甚至是男主角來說,當然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但,我們又能如何呢?擔任老師的劉冠廷發現這個事態嚴重後,主動調查,卻驚動了校方。本來可望大張旗鼓撻伐學校顢頇,最後還是輸給了保守體制。 這像是一個無解的習題,體制內裡的一群人只能在這個世界裡面獨自運作著,而體制外的人,只希望這個體制不要垮。因為聾啞者受到聽人的霸權欺凌,相較之下,還不如給自己人欺負。 故事裡頭就精準地呈現這些矛盾。加上整體演員的出色表演,更讓人感同身受。聾啞人士的痛苦與無解,從新聞變成醜聞,最後就成了舊聞,結論就是不聞不問。 來自韓國的小演員金玄彬非常驚人,他同時飾演兩個身份,既是可怕討厭的反派加害者,就是他唆使大家要「進行這個遊戲」。 最後卻也讓人看到他無奈無辜的悲劇過往,原來他也曾經是倒楣的被害者。這些冤冤相報,沒有何時了,只有無限循環,既然外界不懂也解決不了,聽人的權勢霸凌,才是他們最大的惡夢。...

【壹揪看8芭│壞編】終於圓夢拍全家福!余苑綺與媽媽李亞萍接連病倒送醫 她報佳音都康復啦

余苑綺 撰文:壞編 「從來沒拍過的四人全家福,昨天終於達成,謝謝親戚朋友家人們的祝福。」余天、李亞萍二女兒余苑綺第二胎產後直腸癌惡化成癌症末期,上月進行最後一次化療,熬過34次,近日她喜上眉梢,上臉書自白因她康復圓夢拍一家四口合照。 余苑綺強調全家都會一直健康幸福下去,惹得網友淚回「苑綺,真的!很幸福的畫面喔」。 余苑綺這幾個月的煎熬,關注她的人都知道,先前她也貼出一段與兒女玩樂影片,女兒拿著貼紙貼余苑綺的腳:「我在幫你貼OK繃,妳有受傷。」讓她覺得窩心。 其實也曾傳出她放棄治療,但她為了家人,日前還是咬牙在臉書說:「明天要做最後一次化療了,為了孩子,為了家人堅持加油,媽媽一定會健康的陪你們一起長大 #謝謝醫生護理師的照顧##謝謝大家一路幫我加油打氣#」。 姊姊住院,余祥銓透露媽媽李亞萍也病倒,八月時就住院7天,「她長那個皮蛇從後腦一路到左眼上方,真的像一條蛇一樣,還好她發現的快,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去醫院」,真的差點失明。 李亞萍是因為太過擔心余苑綺的病況,導致晚上睡不好,長期疲勞之下,免疫力下降,才會生病。(責編:好編 編審:派特把拔 後製:美編視覺設計組、影音組)

【壹揪看8芭│歐葛】中時網站國慶日報導雙十非中華民國生日 同事不認同還放任問題新聞傳播

歐葛/台北報導 ▲ 口述:派特芭芭,希爾頓芭莉絲的芭 日前,國慶日一早九時二十四分,與《中國時報》有關的「中時電子報」,公開發布了一則報導,標題是「雙10國慶竟不是中華民國生日?林佳新揭真相」。 中時網站標語是「真道理性 真愛台灣」,報導卻打翻閱聽眾對國慶認知與習慣,且究竟林佳新是誰?竟然能揭露真相。報導提及林佳新是南台灣一名菜農,還是「著名雲林菜農」,竟然如此「名聲響亮」。 但對照當天加班、忙於辦理國慶活動與協處交管的警力,像公然大力的賞所有人一大巴掌,難不成國慶又是另一齣戲? 然而,報導內容可謂通篇引述網友在社群網站平台臉書的發文,沒有政府相關回應,亦無撰文記者查找資料、多方採訪以強化報導事實可信之深度,究竟真相是什麼?這種內容是人民應該知道的嗎?憲法的存在與維護媒體、記者之法,不應該遭到濫用。 對此,當晚記者致電中時,編輯部表示與其無關,並將電話轉接至中時電子報;一名盧姓男子、自稱是撰寫該報導記者的同事並強調非其主管,表示記者出報導有其判斷考量,無法涉及干預。 說詞很明顯在維護同事,卻又透露自己不認同該報導,先說對該報導瞭解不多,再言雙十國慶日是中華民國生日,最後更誇張的瞎說「媒體不可信」、「現在媒體都這樣」,鬼扯自己多年於產業相關領域涉獵各類豐富經驗,卻放任有問題的新聞繼續傳播給大眾。 記者提醒盧男「記者採訪新聞應多方求證並平衡報導」、「新聞有編採作業流程」,竟似嗤之以鼻般又不苟同,顯見對新聞作業不甚瞭解。 如此態度與觀念認知即當前多數傳媒工作者不自知的問題,講白一點就是大頭症,才會縱養無知掌權者搞爛媒體新聞報導,頻頻靠補助撒錢作勢照顧產業及從業人員,而屢屢未能再見經濟奇蹟,僅只於讓大眾傳播媒體及相關領域產業和學術界的詭異之處,一個又一個的漸漸顯現出來。(責編:謝伊妍 編審:蕭文龍 後製:美編視覺設計組、影音組)

【壹揪看8芭│壞編】恐攻後秀孝心 孫安佐上節目幫爸孫鵬洗腳

孫安佐 撰文:壞編、歐葛 孫安佐是孫鵬和狄鶯的星二代,前兩年在美國鬧出恐攻風波,今年8月也在台被士林地檢署依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未經許可製造槍枝未遂罪」提起公訴。 最近孫安佐和父親孫鵬、王中平父子日前一起上《超級夜總會》節目,期間孫安佐談到父親,有時候又起笑起笑(台語:指瘋瘋的意思),一旁主持人澎恰恰搞笑問:「起笑起來會打媽媽嗎?」沒想到孫安佐竟回:「不會,都是媽打爸!」孫鵬自招「我不是拿高跟鞋被打,是高爾夫球棍!」     孫安佐在節目中安排下,奉茶給爸爸喝,並為父親洗腳,「但我覺得我爸做最好的地方是,他很會給我空間,這是很多家長都做不到的地方」。 「大多數家長其實很會限制自己的小孩子,限制他們想做的事,限制他們以後的工作。但我從小到大一直以來,我爸都不會像那樣,他會給我很大的空間,讓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讓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人,這點我很感謝他。」 孫安佐似長大了。(責編:謝羽彥 編審:蕭文龍 後製:美編視覺設計組、影音組)   MORE NEWS:http://www.pets88.com 臺灣亞洲時報:https://twasiatimes.com

Page 1 of 11 1 2 11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