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片

影視娛樂新聞E-news

【壹揪看88無聲】何瑞珠│今年最值得一看的國片!聾啞學校遇百人性霸凌揭頑固共犯結構 《無聲》吶喊社會對性暴力:噤聲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取材自網路、翻攝畫面 《無聲》 假如你今年只想看一部國片,那就是這部了。 《無聲》根據爆發在2009年的台南特教學校性侵事件改編,這起震驚社會,牽涉上百人的性霸凌案,因為受害者與加害者都是聾人學校的學生,他們無法替自己發聲。 也因為他們把學校視為世上唯一能接納自己的地方,因此不斷自我催眠「正常化」加害者的行徑。 導致性霸凌和性侵被掩飾為日常嬉戲的「一起玩」,知情的老師和校長為了自己的地位、權力和飯碗,以及整個社會對性侵案的噤聲禁忌。 因此校方始終以息事寧人心態,只想搓圓仔把事情揉到看不見,導致性霸凌案在校園一代傳一代,甚至可能追溯到30年前。 聾人因為無法正常發聲,因此性侵案即使發生在校園巴士後座,竟然也因為受害者無法大吼大叫,導致坐在最前座的老師和司機都視而不見,性侵案也發生在校園各個角落。 也再次因為他們無法叫喊,導致校方始終假裝看不見,因為校方不想惹事,導致每個報案的受害者都被交代要吞忍下去。 沒想到加害者們有樣學樣,再加上同儕壓力,導致這混著上百學童血淚控訴的雪球越滾越大。 雖然改編自真人真事,但編導把焦點放在三個主角身上,讓主角們的互動成為整間學校的縮影和源頭。 柯貞年導演邏輯清楚,對幾個主要人物的心理塑造都有深入剖析,究竟他們為何不離開?為何無法反抗?為何整間學校能層層疊疊地搭建出一個頑固的共犯結構?導致性侵案即使在調查期間仍持續發生。 案件能牽涉高達上百人,顯然共犯結構牽連甚廣,與整個社會的性禁忌也有很大關係。 運鏡的設計也很卓越,導演刻意模糊化加害的老師,只讓受害者變得性情乖戾殘暴,情緒兩極化和連續自殘,藉此彰顯出加害者的可惡至極。 加害者面目模糊就已讓他的邪惡在我們的想像中擴增百倍,而加害者對受害者造成的精神和心理創痛極大,被性侵後的小孩是如何的自我厭惡,到一步步邁入不可自拔地成魔之路。 導演的鋪陳,從校園霸凌主謀小光先是接到一個訊息就勃然大怒,到畢業典禮整個神情不對勁,再到他壓力大到只能以性侵別人來發洩,最後再到他的自殘,之後才有關鍵人物老師的出現。 但也始終沒看到老師的臉,無臉的老師從簡訊、背影到現身,他不在銀幕上卻也無所不在地,牽動著這個被強暴少年的一切。 整個鋪陳有條有理,國片向來最弱的敘事邏輯,在《無聲》中卻是無懈可擊。 片名真正要問的是,到底無聲的是誰?無聲的除了聾啞人士外,還包括整個社會的「如果讓別人知道發生這種事」的羞愧。…

Read More »
自動線上看Auto Online-Watching

【線上看】國片落後全世界! 2019年中國大陸號稱首部自製鯊魚片《血鯊》

總編輯前言/台北撰文  臺灣是已開發國家,今年蔡英文就任總統的演說中,更提及我國:「是亞洲四小龍第一!」  然而,民主自由的社會,卻仍遭政客瞎搞;有心人士藉機發橫財,賺到了是否該多做些回饋的善行義事?若有,我們仍應心存感謝;若無,請捫心自問對得起大眾和親友嗎?  我們共同在寶島生長,打拚奮鬥為得是更好的未來,讓後人的生活過得比我們現在還要舒適與便捷,不是嗎?  今年初,政府與執政黨頻花時間搞口罩議題。如今,搭捷運戴口罩成例行公事,捷運站內保全原在維護乘車秩序確保大眾安全,卻淪為舉牌義警在站內外盯人戴口罩;日前又推出頗具質感與看得出費時巧思下所產出的三倍券!  有時間搞這些,為何不檢討究竟為國家發展做了什麼實質有益的事?難道至今只能有一位李遠哲?一名導演李安?臺灣的國際競爭力有如此差嗎?  千禧年後,網路頓時蓬勃發展,科技進步與快速轉變了大眾對傳媒的使用習慣;媒體沒經驗遭逢重大衝擊,遇上執政的政府與政客不忘堅持強打口號「媒體自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結果媒體亂象變得更糟糕,沒有找出真正問題、從根本去解決存積已久的癥結。  可見無能的掌權後,才發現對諸事十分無知卻又難屏除私慾,導致徒生沒意義的事欲凸顯有所作為,真相是臺灣20年沒多大不同。對岸的中國大陸卻在這20年,不斷進步,推手之一必有臺灣人出力。  據悉,10年前中國大陸頻向我國影視人才示好、合作、高薪挖人才赴內地;近年,陸續有相關臺客返國求職,記者多方了解後獲悉原因多指「臺客高薪,影視上的技能與行銷步數都已到手,自然不再被需要」。  日前國片《破處》上映前噱頭多,還在台北電影節搶風采;影評人何瑞珠爆該片獲文化部補助金約達1200萬,文化部同仁卻表示:「 經詢問影視局瞭解,國產電影片長片輔導金及國產電影片國內創意行銷補助要點申請,有經組成評審小組評選後通過。」  拜託,那筆錢也有你我的納稅金,花這麼多鈔票還在喊「沒錢」?「沒製作費」?當然,事實並非如此,真相極為可恥。上百台電視頻道內容有少過?近年除臺灣《壹週刊》,有哪間廣、電、出版媒體,單位受營收影響,導致收攤停業,不再提供傳播資訊等服務?  更多詳情擇日再依調查採訪之事實,報導揭露於眾,雲端所紀錄下的歷史也將可令後人驗證一切真相。《派特》暨臺灣《亞洲時報》總編輯 黃識軒(歐葛)2020.08.05。   ● 點我立即線上看臺灣跟不上世界影壇重要主題之一的2019年中國大陸號稱首部自製鯊魚片《血鯊》

Read More »
產經地方生活寵物Industry-Economic-Local-Life-Pets88

【壹揪看→影評】何瑞珠│九把刀式類型片再出擊 歷劫歸來的《打噴嚏》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傳影互動 轟動華人世界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捧紅柯震東和九把刀,甚至創造出九把刀式類型電影。《打噴嚏》的基本元素完全承襲 《那些年》,依舊由九把刀小說改編,男主角依然死心踏地的愛著女主角,他的愛情依舊不在互動,而在表現自己。因此,女主角換誰都沒差,男主角必須引發觀眾同情和為之心痛才是重點;不管女主角說什麼,男主角只會自我沈溺得大吼大叫:「請不要決定我要愛什麼人,我自己可以決定。」這一段,簡直和《那些年》那場男女主角在雨中大吼大叫「大笨蛋」如出一徹。而且男主角再度自以為是的,想藉由在拳賽中出風頭贏得芳心,女主角再度不能理解為何男主角要把自己弄到頭破血流,看來九把刀就算用同一招,對刀粉來說似乎也夠用。電影的執行面不弱,節奏不算太悶,甚至還出現多重特效,外加漫威風格的各色超人來跑龍套,從古天樂的閃電俠到張曉龍的音波俠,再到吳建豪的反派大魔王,配角算是大牌盡出。如果不是九把刀和柯震東兩人都曾醜聞上身,如果不是《打噴嚏》竟然得隔這麼久才上映,電影本身算是完全遵守著類型電影公式,在固定元素中又有些許變化,票房就算不會如《那些年》般突然掀起一波海嘯,應該也不至於太差。但是,類型片的缺點是,重複太多次,觀眾會膩!自《那些年》後,吹起的校園風轉瞬間已經九年過去,童星都轉大人了,再加上九把刀和柯震東至今還在推出純情中二又堅貞不移的愛情片,自己都不覺得演太大嗎?台灣成功的類型片不多,九把刀模式能否繼續存在,《打噴嚏》會是個試金石。兩岸合資的電影原本會使得場景和口音看來很怪,但編導很聰明,把背景全都模糊化,又將港星、陸星全都配音加持,算是盡力把水土不服降到最低。《打噴嚏》的另一個問題是,被迫放棄大陸市場。台灣市場的確需要類型片才能活絡,但劇組又不敢單靠台灣市場,不過陸資和大陸市場卻又動輒得咎,導致兩岸合資模式既不穩定也常水土不服。同檔期的《屍速2》同樣是類型片,但《屍速列車》系列打從一開始就先放棄大陸市場,畢竟活屍是不准出現在中國電影院的;所以這部片在中國只剩下被瘋狂下載的命運,同樣是中級成本類型片,韓國電影選擇的是全亞洲市場而非人民幣市場。以《屍速列車》而言,在亞洲各地都登上票房冠軍後,口碑發酵,也在歐美不少國家做過有限度的放映,自然不僅能回收票房還能創造高盈利,《屍速2》可以搶第一集IP的紅利,在同類型元素下做些許更動。但依舊有活屍、親情、狂奔和末日感等元素,商業電影當然得以尋求最大市場為依歸,看來放棄大陸市場,或許電影才能跑更遠。但台灣仍有《打噴嚏》這種對中資執迷不悟,反被卡關者。兩者在同一天上映,誰的選擇比較吸睛?很快就會分曉。(責編:洪健庭、蕭文龍、黃識軒)

Read More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