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天能

【壹揪看88影評】何瑞珠│《天能》動作戲無懈可擊 無法細究未來物理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華納兄弟/提供、翻攝畫面、美編視覺設計組/後製 華納曾在去年底,搶先釋出《天能》一開場,特種部隊搶救歌劇院的片段,這段動作戲非常完美,從時間的掌控,場面調度的大膽設計,再到臥底陣營的換衣欺敵戰術和謎一般的通關密語,驚心動魄又引人入勝。 電影中間還會再來一段依舊有精密的時間掌控和龐大的場面調度之撞毀飛機段落,同樣令人目眩神迷。難道《天能》只是一部大場面動作片嗎? 克里斯多夫諾蘭當然不會把《天能》拍成《不可能的任務》,他埋了很多暗樁;這部片提供了大量似是而非的量子物理概念,許多解釋看似言之成理又有點牽強,總之就是在未來人類能逆轉時空後,未來就會一直倒著來。 雖然編導花了很大篇幅在自圓其說,但我猜大部分的人都可能「有聽沒有懂」;因為,編導的論述只是沾到現實邊緣的天馬行空。 因此他最後乾脆跟你說:「不要試著去懂,請去感覺。」既然如此,那他為何還安排那麼多廢話? 其實,刪掉那堆牽強物理學後,整部電影的基礎架構並不複雜。 魔頭肯尼斯布萊納想毀掉全世界,而我們的男主角約翰大衛華盛頓想當然耳會拯救世界,電影中想毀滅世界的魔頭從來都無法如願。 這部片就和之前所有的電影一樣,毫無懸念地,男主角最後一定會拯救全世界。這算劇透嗎?但每一部想摧毀世界的動作片結局都是,世界會得救。這需要劇透嗎? 魔頭肯尼斯布萊納想毀掉世界的理由是,他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因為他得了胰臟癌,所以他要全世界陪葬。 可見到了很久很久以後的未來,當人類可以逆轉時間任意在時間長廊中來回走動後,竟然還是無法醫治胰臟癌? 能讓人類束手就縛的原來不是政治鬥爭、武力擴張或翻轉未來的子彈,而是癌細胞,原來未來也沒有進步太多啊。 肯尼斯布萊納的演技向來略帶誇張的舞台效果,這次不太能說服我的倒不是他刻意模仿的俄羅斯口音,而是他講英文的遣詞用字中夾帶了些艱澀單字,感覺不太像是個青少年時期就輟學,在基輔街頭長大,靠自己逞凶鬥狠的一方霸主。 不太清楚為何好萊塢總要用其他國家的人扮演俄羅斯人?其實一開口就不太像啊。 這電影還有個最致命的關鍵是男女主角的關係,電影似乎企圖暗示救世主男主角約翰大衛華盛頓,起心動念地想解救女主角脫離魔王設下的苦難。 但男、女主角不僅毫無化學反應,鏡頭甚至刻意不讓他們走在一起,可能是身高190公分的女主角實在太高,而男主角又不算太高,並肩走路在畫面上不太有說服力。 兩人實際上就是一對陌生人,男主角三番兩次為救她而犧牲大局,甚至殺人,這比未來物理學更讓人不知所措。 女主角和肯尼斯布萊納倒是一對稍有溫度的怨偶,可能是肯尼斯布萊納氣場強大,讓女主角彷如被他捏在手心的小麻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求去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