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破處

【線上看】國片落後全世界! 2019年中國大陸號稱首部自製鯊魚片《血鯊》

總編輯前言/台北撰文  臺灣是已開發國家,今年蔡英文就任總統的演說中,更提及我國:「是亞洲四小龍第一!」  然而,民主自由的社會,卻仍遭政客瞎搞;有心人士藉機發橫財,賺到了是否該多做些回饋的善行義事?若有,我們仍應心存感謝;若無,請捫心自問對得起大眾和親友嗎?  我們共同在寶島生長,打拚奮鬥為得是更好的未來,讓後人的生活過得比我們現在還要舒適與便捷,不是嗎?  今年初,政府與執政黨頻花時間搞口罩議題。如今,搭捷運戴口罩成例行公事,捷運站內保全原在維護乘車秩序確保大眾安全,卻淪為舉牌義警在站內外盯人戴口罩;日前又推出頗具質感與看得出費時巧思下所產出的三倍券!  有時間搞這些,為何不檢討究竟為國家發展做了什麼實質有益的事?難道至今只能有一位李遠哲?一名導演李安?臺灣的國際競爭力有如此差嗎?  千禧年後,網路頓時蓬勃發展,科技進步與快速轉變了大眾對傳媒的使用習慣;媒體沒經驗遭逢重大衝擊,遇上執政的政府與政客不忘堅持強打口號「媒體自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結果媒體亂象變得更糟糕,沒有找出真正問題、從根本去解決存積已久的癥結。  可見無能的掌權後,才發現對諸事十分無知卻又難屏除私慾,導致徒生沒意義的事欲凸顯有所作為,真相是臺灣20年沒多大不同。對岸的中國大陸卻在這20年,不斷進步,推手之一必有臺灣人出力。  據悉,10年前中國大陸頻向我國影視人才示好、合作、高薪挖人才赴內地;近年,陸續有相關臺客返國求職,記者多方了解後獲悉原因多指「臺客高薪,影視上的技能與行銷步數都已到手,自然不再被需要」。  日前國片《破處》上映前噱頭多,還在台北電影節搶風采;影評人何瑞珠爆該片獲文化部補助金約達1200萬,文化部同仁卻表示:「 經詢問影視局瞭解,國產電影片長片輔導金及國產電影片國內創意行銷補助要點申請,有經組成評審小組評選後通過。」  拜託,那筆錢也有你我的納稅金,花這麼多鈔票還在喊「沒錢」?「沒製作費」?當然,事實並非如此,真相極為可恥。上百台電視頻道內容有少過?近年除臺灣《壹週刊》,有哪間廣、電、出版媒體,單位受營收影響,導致收攤停業,不再提供傳播資訊等服務?  更多詳情擇日再依調查採訪之事實,報導揭露於眾,雲端所紀錄下的歷史也將可令後人驗證一切真相。《派特》暨臺灣《亞洲時報》總編輯 黃識軒(歐葛)2020.08.05。   ● 點我立即線上看臺灣跟不上世界影壇重要主題之一的2019年中國大陸號稱首部自製鯊魚片《血鯊》

【壹揪看→影評】何瑞珠《破處》70分│不期待就不會失望 笑不出來的性喜劇國片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双喜電影/提供 青少年急著破處的電影不勝枚舉,彷彿全世界最性飢渴又最性衝動同時還最性無知的莫過於將滿18歲的少男,這種老梗到底還能玩出什麼新把戲呢? 答案是,以國片的水平來說,這部片的確有想突破性愛尺度的企圖心,但也僅止於企圖心,由於本島觀眾平常都被《美國派》等級的美國電影洗腦多年,因此想欣賞國片時,必得自降標準,不然這部片的性愛尺度看起來就是小兒科。 假如國片和西片都是同樣票價,那看這種破處題材就不用問了,二話不說一定選西片,起碼外國人的性愛尺度毫不扭捏也更大膽。 所以《破處》以國片的標準而言,看似瘋狂大膽逼近全裸,但以我們所處的世界,他們當然沒辦法跟17年前的《巴黎初體驗》(The Dreamers)相比,更和50年前貝托魯奇的《巴黎最後探戈》有千里之遙,各位抱著不期待的心理,就不會失望。 以台灣演員的尺度,男主角已經犧牲很大,請為他掌聲鼓勵。 這部片最大的優點不是性尺度,而是運鏡,挑戰手機小螢幕外加亂七八糟字幕的直播模式和晃動不已的手提攝影,企圖呈現年輕人混亂嘈雜的世界,我必須承認,運鏡的確活潑生猛,總算讓人找到一個優點。 破處類型片當然就是圍著青少年如何破處打轉,開場以男主角的女友欲拒還迎,脫光還繼續拒絕,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這段是要顯示男主角非常尊重女性,但女友就是想整他嗎?接著破處之旅不知怎地就變成棄屍之旅,此時電影開始大崩壞。 一般人碰到吃安眠藥或吸毒過量而瀕死的人,應該是緊急送醫,因為可能還有救;這兩人卻是把屍體當充氣娃娃般地嬉鬧,當然他們只想到該如何替自己脫罪。 但因為兩人都太幼稚,他們的脫罪妙計大概會出現上百個漏洞讓他們無法脫罪,此時觀眾得降低自己的智商才能迎合台灣電影的水平,不要找碴和挑毛病的話,你就還看得下去。 他們完全不當一回事地開始在屍體旁邊演戲直播,希望能騙到某個網友開輛小卡車來幫他們棄屍。 如果這兩個青少年只是精蟲衝腦尚能讓人忍耐,但他們除了是自戀狂和暴露狂外,還對待一條人命無動於衷,真的讓人厭惡與心寒。 更誇張的是,某素昧平生網友接著開車到場,在得知此行任務是運屍後,雖遲疑了一下最後仍同意,這到底是無知?還是冷血? 遺棄屍體,協助搬運屍體和知情不報都是有罪的,這電影的解釋似乎是,腦粉願為偶像做任何事,但實情是,今天不管是誰要你搬運屍體,常人都會立刻浮現警訊。 如果基於親情牽絆、愛情糾葛或長存友誼或許會迫於某種情誼而幫忙,但腦粉和偶像乃初次相見卻立刻肝膽相照,生死與共,我看桃園三結義都沒他們三人講義氣吧,劉備、張飛和關公應該自歎不如吧? 接著《破處》變成公路電影,他們想當然耳會遇到毫無警覺性的警察,現實中的台灣警察都沒電影中那麼蠢,台片把警察演得很蠢主要是台灣電影的問題,而非警察的問題。 再來他們遇到了三更半夜要去淨灘的環保志工,半夜的海邊根本烏漆墨黑,竟然有群神人要去撿垃圾,這段不合邏輯到再怎麼熱愛國片的人也很難自圓其說。 而且這些淨灘志工還帶來大量的噪音污染和光害,不太清楚這些人是在演破壞環境的環保志士?還是史上最不合情理的臨演?…

【壹揪看→影評】膝關節《破處》80分│大膽裸露奔放青春 巨屌破處有那麼重要?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作者、影評人)圖:双喜電影/提供 導演林立書顯然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在《破處》這個青少年轉大人的題材,徹底釋放尺度極限,讓演員楊懿軒在大銀幕上展現巨屌風采,絕對是近年國片處理青春性事角度中,最剽悍、勇猛,完全不扭捏生澀,光是片中兩性交戰級數就夠讓人佩服。 《破處》故事非常簡單,就是楊懿軒飾演的傻蠢熱血大鵰直男與吳肇軒扮演的中二貴公子,兩人的一場青春之旅。 吳肇軒來自破碎的家庭,母親拋棄他,父親再娶,與小媽關係欠佳,唯一的生活知音就是「性」致勃勃的楊懿軒。兩人傻腦惡搞,還開直播現屌游泳,灑脫的男性賀爾蒙,就是如此樸實無華。 直到男主角與女友求愛不成,想要擺脫處男身份,卻老是遭到女友拒絕。 非常佩服這段開場沒多久之後的男女朋友親熱戲,攝影鏡位與燈光色澤搭配地相當出色,拍出曖昧肉體語言時的擦槍走火,更讓觀眾吞足口水。巧妙地把男性慾望拍出赤裸渴求,更因為尺度大開而讓小女生的曼妙身形,在大銀幕上展露誘人春光。 男主角好友為了幫兄弟轉大人,直呼18歲如果沒有轉大人,那小弟弟就會一輩子抬不起頭。這麼瞎的都市傳說,腦殘的男主角居然相信了,於是,兩人要去摩鐵開房間,找援交妹來衝鋒陷陣。 前半段拍攝男主角想在破處之夜轉大人過程之前,全片氣氛歡樂瘋狂,中段急轉直下的時候,全片節奏瞬間變調。如同這場青春記事走味,難兄難弟跑路的過程,才是真正讓兩人明白人生的開始。 這時才讓觀眾理解富家子弟吳肇軒為何如此中二,甚至脫線到讓人懷疑是否沒有大腦,原來他與生母之間的關係崩毀後,他選擇逃避生命中任何有意義的事情,他只需要這位好兄弟在身邊,陪他胡搞瞎搞,兩人甚至有幾分BL情節,挺有弦外之音。 中後段戲份搶眼的大文,告訴觀眾她為何寂寞,受限於身材不如人,求愛之旅也是無法如想像,她透過直播迷上了富家公子的瞎鬧直播,成了粉絲,甘願為他獻祭,也希望母胎單身能讓他完成洗禮。 寂寞而無解的人們,透過性進階,以為轉大人可能帶來些什麼?卻發現來一發看似神聖,但其實也沒有改變什麼,轉大人或是性經驗,不過就是一個被想像放大的過客。 《破處》把看似荒謬的破處之旅,搭上解剖時代百無聊賴的少年們,與被社會邊緣化的人們組合在一起,豐富的攝影語言與內斂精準的配樂,成就一幕幕怪奇而瑰麗的性啟蒙詩篇,尺度與恥度都無上限,如此生猛,值得鼓勵。(蕭文龍、黃識軒)